首页
 >> 宣传教育 >> 警钟长鸣
“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躲了22年,这一天还是来了。”
日期:2017-09-21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 

2017年8月15日上午,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某鲜花店,老板翁跃年像往常一样,早早地来到店里,打点完店里的活计,便开始认真修剪花木。

这时,几个外地模样的人悄无声息地走入店里,领头的人一脸严肃地说:“我们是杭州市西湖区追逃办的,请借一步说话……”翁跃年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“哦”了一声,低下头来:“躲得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躲了22年,这一天还是来了。”

“翁科长失踪了!”1995年4月中旬的一天,浙江省化肥农药公司内,干部职工们私下里议论着公司财务科副科长翁跃年失踪的传闻。

此前,有银行通知公司有大额贷款到期未偿还。公司领导得知消息后,随即联系翁跃年了解情况。然而,翁跃年却回复称其在外办事,但没有告知具体地点和归期。

过了两天,产生警觉的公司领导一方面多方寻找翁跃年下落,一方面抓紧对公司资金进出情况进行清查,发现翁跃年擅自将巨额公款私下借给他人。

“接到举报时,翁跃年已经潜逃多天。”曾任杭州市西湖区检察院反贪局局长的徐凌华说,同年5月,区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对翁跃年立案侦查。

调查发现,这些年里,翁跃年并未逃远,而是辗转在浙江省内多地躲藏。其间,他发现义乌小商品市场各地生意人汇集、人员流动性强,不易被发现,就在义乌偷偷经营了一段时间的鲜花生意。然而由于逃犯身份带来的诸多不便,翁跃年渐渐把随身携带的钱财挥霍殆尽。

1997年,生意失败的翁跃年逃到了宁波,在海曙区的一条小巷子里开了一家花店,过起了默默无闻又担惊受怕的日子。

杭州市和西湖区有关部门一直没有放弃对翁跃年的追踪寻找。但囿于当时的通讯、信息技术,案件始终没有进展。

今年2月,西湖区监察委员会如期完成转隶组建工作,此前长期负责此案的徐凌华也转隶到区纪委任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。案随人走,转隶前后,徐凌华等人一直坚持排查涉及在逃职务犯罪人员的案件。8月10日,失踪多年的翁跃年的行踪突然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。

兵贵神速!西湖区追逃办第一时间向市追逃办报告,并迅速组织协调成立追逃专案组。此时的翁跃年,还像往常一样过着有规律的生活,丝毫不知一张“天网”已悄然向他撒来。

据翁跃年供认,他在省化肥农药公司任职期间,利用全面负责财务科工作的职务便利,违反公司财务管理制度和审批流程,个人擅自决定将公司公款私下借给多人用于营利活动,累计挪用公款金额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。外逃这几年,他一直担惊受怕,而等待他的将是党纪国法的惩处。

“监察委员会成立以后,发挥统一集中、权威高效的反腐败体制机制优势,对涉嫌职务犯罪外逃人员的追逃工作只会增强,不会削弱。”杭州市追逃办副主任胡绍平介绍,近年来,该市组织对涉及本市的“红通人员”成立专案组,实行专人专班,详细制订工作方案。全面整合纪检监察、组织人事、公检法等部门资源,加强对涉逃重点事项分析研判,各成员单位加大对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抽查核实力度,重点关注持有因私出国(境)证件、配偶子女已移居国(境)外等情况,及时发现处理苗头问题。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:颜新文 李光 孙美琴)

 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