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宣传教育 > 清风文苑 > 正文
【纪检人·品读】市纪委监委邓迭云:生出一片向上心
日期:2020-01-07 10:51:52来源:泰兴市廉政网字号:[ ]

 

下面我们一起欣赏
市纪委监委宣传教育室邓迭云
品读《我的自学小史》


《我的自学小史》叙事朴实、简明扼要,是梁漱溟先生于1942年应桂林《自学》月刊之约而写的自学心得。目的是希望通过讲述个人求学及学术成长历程,鼓励青年学者要涵养一片求学向上的心思。

“学校教育不过给学生开一个端,使他更容易自学而已。青年与此,不可不勉。”这是梁漱溟先生在《我的自学小史》一书中,写在序言里的一句话。当看到此话时,自己似乎遇到了久违的老友。

我手头品读的这一版本,是三联书店将梁漱溟先生1928年在中山大学的讲演《如何成为今天的我》与1934年所作的长篇讲话《自述》一并录入的合集。全文共有18个章节(不含附录),从作者家庭出身写起,讲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“瘠弱又呆笨的孩子”,通过自学渐渐领悟学识真谛,继而登堂入室,取得成就的过程。

作为我国现代儒家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,梁漱溟先生有“中国最后一位儒家”之称。然而,他所受的正规教育却只有两度家塾、四个小学,及至顺天中学毕业。此后,他未曾入较高学府接受正规教育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像我这样,以一个中学生而后来任大学讲席者,固然多半出于自学。”

在梁漱溟先生看来,“自学就是一个人整个生命的向上向强,要紧在生活中有自觉”,这份自觉无疑是向上向强最直接的外在表现。所以,他认为“向上心是自学的根本”。这份自学的向上心不只是求知识,也不能当成一种目的,而是要从中有所启发,真正“浚发我们的智慧识见”,是对“一切做人做事”的深入探究。

出于这种深入探究的极强自觉,梁漱溟先生特别看重学问的“自求”。他说,“学问必经自己求得来者,方才切实有受用”“一分自求,一分真得;十分自求,十分真得。”正是有了这份“自求”,我们方能将所求所学真正融入自己生命,是为“真得”。如果没有这份“自求”,就会“不切实,就不会受用”,就是“知非真知,能非真能”。

有了这份“自求”的向上心,梁漱溟先生始终对人生问题和社会问题保持一颗强烈的好奇心。用他的话说,“从人生问题之追求,使我初入于西洋哲学、印度宗教、中国周秦宋明诸学派间,而被人看作是哲学家。从社会问题之追求,使我参加了中国革命,并至今投身社会运动。”事实上,有关人生和社会的问题繁多,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会遇到,但为什么梁漱溟先生却能取得超越常人的成就呢?他在书中归纳的“思想进步的原理”或许能让我们一窥个中缘由。

梁漱溟先生认为,原本每个人都应该有思想。这思想正是我们对问题的解答。但大多数人并不认真探究问题,极容易忽略过去。“自求”问题的心思没有了,思想也就会逐渐消失。所以,在他眼里,“问题是根苗,大学问像一棵树,从根苗上发展长大起来,而环境见闻(读书在其内),生活实践,则是它的滋养资料,久而久之自然蔚成一大系统。思想进步的原理,一言总括之,就是如此。”

在书后附录《如何成为今天的我》中,他将其细化为求学的八个阶段,包括“因为肯用心思所以有主见”“有主见乃感觉出旁人意见与我两样”“此后看书听话乃能得益”等,再次点明学问上的进步,正是得益于有主见,能看出问题,并虚心求得解决。如此,方能真正由浅入深、以简驭繁,获得真学问、真正受用,继而可望知旁人得失长短,精巧透辟地说出自己的话来。

常常回想文章里讲述的故事,以及书中呈现的思想观点,梁漱溟先生不愧是近现代以来值得敬佩的儒学大家。他的这份持续求真求知的向上心,正是根植于我们民族纵然历经百年沉沦也必将实现复兴的文化基因。无论从孔子所自豪的“十室之邑,必有忠信如丘者焉,不如丘之好学也”的躬身实践中,还是从当今知识大爆炸时代所倡导的“活到老、学到老”的社会共识中,我们都可以深刻体会到这一点。

品读此书,自己就像身处一个处处铺满珍珠的海滩,但自身学识的背篓却过于狭小,仅能从中拾得几颗。心中虽有遗憾,更多的则是拾得珍珠后的喜悦。愿诸君一起品读,皆能生出一片向上心,无论何时何地,有一份热、发一分光,做新时代的坚定者、奋进者、搏击者。


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稿】 【关闭本页】
关闭